只想听一句真话

图片 1 房间中安安静静,安静的连挂在墙壁上挂钟发出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陈晓旭站在窗前,瞧着楼下南来北往的行人想着心事。王强坐在一把电脑椅上,两只手拿着帽子,把它摇来摇去也在想着心事。除去这两个人以外,房间里没有其它人。太阳下去了,傍晚的阴影已经在窗边那些家俱下面出现了。
  陈晓旭打破了沉默。
  她说:“再也想不出比这还坏的灾难了。”她没有从窗那边扭转身来。接着说道:“你知道,对我来说,如果没有了孩子生活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是的,我知道。”王强说。
  “什么价值都没有了。”陈晓旭接着说,她的声调颤抖了。“他是我的命根子、他是我的快乐、他是我的幸福。如果他真死了,那我也没法活下去了。”
  陈晓旭绞着两只手,从这个窗边走那另一个窗边,接着说:“他刚生下来的时候,我原想要把他送人的,这你是记得的。那时的我庸俗、愚昧、犯混,后来是你执意让我留下,我做了母亲,你明白吗?我做母亲了,现在对我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都不在我的心上了。只有我的儿子……”
  接着又是沉默。王强从椅子上挪到沙发上去坐,焦躁的摆弄帽子,眼睛盯紧了陈晓旭。从他的脸色看得出来,他想说话,他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你不说话,不过我还是没有放弃希望。”陈晓旭扭回身来说。
  “你怎么不言语呢?”
  “我也愿意跟你一样存一线希望,晓旭;可是孩子得的是肺炎引起的败血症,现在呼吸衰竭、心肌受损结果非常严重。”王强回答说。
  “会不会是医生弄错了?”陈晓旭自语道。
  “不会的。”王强回答道。
  “王强,我求你了,无论要花多少钱你帮我把孩子救活吧……”
  陈晓旭把脸帖在窗帘上,哀哀的哭起来。王强站起来,在房间走来走去,然后走到哭泣的陈晓旭身旁,轻轻碰一下她的胳膊。从他那迟疑不决的动作看来,从他那阴沉的,在昏暗的暮色中显得发黑的脸色看来,他想要说什么话。
  “你听我说,晓旭,”他开口了。“请你安静下来听我的话;我有件事情要问你。不过现在你顾不上听我的话,那我以后……以后再说吧……”
  他又坐下来,想着心事。
  沉痛的、哀求的、象小姑娘一样的哭声继续下去。王强没等她哭完,就叹一口气,走出了房间。
  过了一会,王强又慢慢走回房间里。屋里已经黑下来了,陈晓旭站在窗前看上去像一个黑影。
  “要不要点灯?”王强问。
  没有回答。墙壁上的钟声仍然想着。外面没有一点声音传进来,倒好象整个世界跟王强一样在想心事,下不了决心开口说话似的。陈晓旭现在不哭了,可是跟先前一样呆望着外面,一声不响。王强走到她跟前,在昏暗的暮色中看一眼她那苍白的因为愁苦而变得疲倦的脸色。
  “王强!”她对他说:“你听着,再找一下医院给会诊一下怎么样?”
  “好吧,我明天去找医院安排吧。”
  陈晓旭原想再问他一句别的什么话,可是哭泣哽住了她的喉咙。她又把脸帖在窗帘上。
  “如果他痛苦,那平时他为什么不出声呢?”陈晓旭问道。“他成天一点声音也没有,从来不叫苦,也从不哭。我知道上帝要把这可怜的孩子从我们身边领走,是因为我们没有能够好好爱护他。这么一个好孩子!”
  陈晓旭哀叫道:“他要是这样夭折了我受不了!我活不下去啊!”
  王强不善于跟哭泣的女人讲话,就叹一口气,在房间里慢腾腾的走来走去。随着哭声和毫无意义的话,还有一连串沉闷的静默的空汽交插在一起。王强始终把帽子拿在手里,好象要说什么话。时间痛苦的拖下去,好像这个傍晚过不完似的。
  墙壁上的挂钟指向晚上十点,王强准备要走了。
  “明天我再来。”他说,握了握陈晓旭的冷冰冰的手。“你睡吧。”
  他在门道里穿好大衣后,站住想了一想,又回到房间里去了。
  “我明天再来,晓旭。”他用发颤的的声音又说一遍“你听见了吗?”
  陈晓旭没有答话,好像愁苦剥夺了她所有的说话能力似的。王强穿着大衣在她身旁坐下,用一种轻柔温和的声调说:“晓旭,请你看在我也分担着你的忧愁的份上……和我说句实话,现在再说慌是有罪的,你平时总是说这孩子是我的儿子这是实话吗?”
  陈晓旭没有说话。
  “你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王强接着说:“你想像不到我的感情怎样深深的受着谎话的折磨……在这种时候你是不能再说谎的了。请你告诉我这了到底是不是我的儿子……我等着呢。”
  “他是你的儿子。”
  “就连在这人时候,你居然还忍心说谎。”王强恢复了平时的声调说:“对你来说,简直没有一件事情是神圣的!请你听着,请你明白我的意思……你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不错,从前你放荡、庸俗,可是除了你,我这一辈子没爱过别的女人。对你的恋情到了目前成了我回忆中唯一的快乐时光。你为什么要用谎话来玷污呢?为什么呢?”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的天呀!”王强叫道。
  “你在说谎,你自己清楚的很!”他叫得越发响了,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难道是你忘记了?那我来提醒你!做这个男孩子父亲的权利是由我和李刚平均分享的,他至今跟我一样给你钱做儿子的生活费。几天前李刚来找我,说你的儿子就是他的儿子,他要和我借钱给你给孩子看病。”王强接着说:“在这个时候,我原谅你过去说谎,过去的事不提它了;可是现孩子得了重病就要死了的时候,你的谎话让我透不出气来!可惜我不会说话,表达不出我的意思!”
  王强气愤的说:“你真是堕落女人,就连现在这种时候对你都不起影响。到了现在你还像当年一样的信口说谎!你深怕你说了实话,我会不给你钱。你以为你不说谎我就会不爱这个孩子!可你要知道你说谎,这是卑鄙的!”王强叫道:“这样下去我只能看不起你,我得为我的感情羞愧!”
  从陈晓旭坐着的黑暗的角落传来了哭声。王强不言语了,清了清喉咙。随后是沉默。
  “我的行动有些过火了。”王强喃喃的说:“我完全没顾到你现在的心情……你别放在心上,晓旭。”他又走到陈晓旭身旁:“我让你伤心了。”王强用轻柔温和的声调说:“不过我再求你一次,晓旭,请你跟我说实话。在我俩中间不应该说谎话……我没有控制住自己说出了事实,那你现在知道李刚在我已经不是秘密了。因此你现在说实话就容易了。”
  陈晓旭想了一想,带着明显的迟疑神情说:“王强,我没有说谎。孩子是你的儿子。”
  “我的天呀!”王强哀叫道:“那么我索性再告诉你一件事:我这还有一封你当年写给李刚的信,在那封信中你告诉他孩子是他的儿子。我已经知道了真相,不过我想听你嘴里说出来!你听明白了吗?”
  陈晓旭没有答话,又哭了。王强空等了一阵答话,摇了摇头出去了。
  “我明天来。”王强在门道说了一声。
  回家一路上,王强开着车自言自语:“可惜我不会讲话!我没有说服她的本事。既然她说谎,那她分明没有弄懂我的意思!我怎么说才能让她明白呢?”
  王强无奈的摇着头又自语道:“明天先把钱给晓旭送去再说吧!”

本文由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只想听一句真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