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族时代

詹小鹏又在烧面条。依旧是一烧就糊的最便宜挂面。 “我们能不能改善点伙食啊?每天吃挂面和馒头,吃的嘴角都烂了……”小羊可怜兮兮。 这段时间,都是三人集资,让詹小鹏管伙食。 詹小鹏停住捞面条的手,想了想,说:要不,我们明天烧米饭?菜么,去买点现成的榨菜? 小羊说:去买点肉吧,榨菜炒肉丝,一个菜就行了。 然后小羊又说:你看,每天买10块钱的肉,有不少了吧,弄个什么炒肉,然后烧一大锅饭,总比这面条强吧,10来块钱每人平均下来,也不多。 路光明说:10块钱的肉,分到三条狼狗嘴里,一天两餐,每餐能分到几条肉丝啊?塞塞牙缝都不够! 小羊悲叹:唉,我们现在怎么连最低生活标准都达不到了啊? 一时大家都沉默。真的,现在的生活,目标就是一个了:吃饱肚子。 詹小鹏觉得他该振奋一下大家的士气,于是清清嗓子,讲了一个故事:我的表哥,他是个留洋博士,刚到国外的时候,他的奖学金没到位,你猜他拿到奖学金之前是怎么对付日子的吗,他就每天买最便宜的火腿,外国嘛,各种各样的火腿多,然后他把火腿切成丁,撒一把煮在米饭里,连吃两个月,直到拿到奖学金!你猜人家这样的苦受了,现在成什么了?刚回国,去建大,一来就是副教授!所以嘛,男人都要受点苦的…… 路光明盯着他:你有个副教授表哥,怎么不利用这关系? 小羊还沉浸在励志故事里,被路光明打断,也好奇地看着詹小鹏——这个励志故事不会是假的吧? 詹小鹏头一低,叹一口气:人家才回国两三个月,人际关系都没建好,什么都要重新开始……唉,我比他迟一年毕业就好了。 小羊叹气。他也替詹小鹏惋惜,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路子,但是时机不对,没办法。 詹小鹏再次向那一大锅糊糊的面条发起总攻:“吃吧吃吧,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告诉你们,明天我可要去面试了。” “什么面试?”小羊问。 “当销售……”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路光明一听,不屑。 詹小鹏自己也有点难为情。 虽然他们是蚁族,但是蚁族对工作也是有挑剔的,“销售”,就是属于最不待见的工作,因为,这工作没有任何保障可言,连象征性的底薪都没有。 莫语把沈思雨带上他的宝马越野车。他是开车来的。 “走,我们一道去吃饭,你想吃点什么?” 沈思雨最怕莫语问她吃什么,因为她很少在外面吃,不知道什么东西好吃。 “去吃你喜欢吃的菜吧,我就当陪吃。”她说。 “那我就带你去吃最便宜的农家菜!”莫语说。 在龙井村里一家很精致的农家乐里,莫语拉着沈思雨的手进了一个包厢。服务员拿菜单进来,莫语看着菜单很熟悉地点了几个菜。 “你怎么比我还熟悉杭州呢?”她看着他问。 “杭州是我第二故乡啊,你忘了我是你校友呢。” 沈思雨笑了。他们一起喝茶,沈思雨发现,这里提供的茶比起其他地方的茶香多了,不知为什么。 “你经常来这里吃饭吗?” “吃饭不经常,喝茶倒是经常的。我喜欢喝茶。” 莫语看着她说。 “这茶好喝。”她说。 “这壶茶98块,性价比不错,这壶茶拿到我们那个会所里的茶吧卖,肯定翻一倍。” 沈思雨咂咂嘴。她还以为这茶水免费的呢。 菜上来了。服务员问要不要喝酒。 莫语说:“要开车,不能喝。” 他低头看看沈思雨:“你会开车吗?你有车本的话,你来开车,我好喝点酒。” 沈思雨难为情地摇摇头。 他笑着摸摸她的头:“以后学会,好帮我开车……” 这次不使用刀叉了,沈思雨就不用再那么费劲地吃饭。 莫语往她的碟子里夹了一块鱼:“这是他们这家店独有的。”他推荐道。 “你多吃点,看你那么瘦的,太苗条也不好。”他又说。 沈思雨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现在在忙什么?有没开始找工作?” 见莫教授主动提到了找工作的事,沈思雨的心立即开始跳——现在是不是提出请他帮忙找工作的好机会呢? “我现在还在一家报社实习。”她放下筷子,说。 然后她看了他一眼,有点脸红:“莫教授,你能不能帮我……提供一些工作方面的信息?”她说话说得不顺畅。 莫教授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喜欢什么样的工作?公务员式的坐班的呢,还是记者式的自由跑的?” 沈思雨几乎想立即说:“只要有工作,什么都可以!” 但是,她终于还是忍住了。是的,女孩子,不能显得太猴急。 她想了想说:“我喜欢有发展前途的工作,我不怕辛苦,也不要求薪水多高,但是,就希望以后有好的发展机会。” 莫教授不说话。 沈思雨小猫一样期待地看着他,有点忐忑,有点惴惴:“是不是会为难你啊?” 莫教授喝了一口茶:“你考我的研究生吧,然后博士生,这样最有前途了,几年后,我就可以帮你在大学里铺平一切。” 沈思雨瞪大眼睛看着他。若能那样,那她自然求之不得呀! 可是,自己可以吗?自己根本没有社会学专业的基础啊。 沈思雨把她的担心告诉他。 莫教授笑笑:“我若想要你,还不容易吗?我是教授呀。” 是的,莫教授是谁,是教授,不是一般教授而是著名教授!著名教授想要个弟子,还不方便吗? 沈思雨顿时心里欢欣,同时又有些感慨。天啊,在她以及她的寝室同学们看来那么艰苦卓绝的一件事情,但是,一旦找到贵人,原来是如此轻而易举,简单得犹如喝一杯茶。她突然想起班里准备考研的那几位同学,她们的辛劳与勤奋,其实,价值多少呢? 尽管狂喜,但是,她不能表现地太轻浮。 “再说,你本来就学新闻,转行社会学是很容易的,这样吧,接下来的时间,你按照我的指导,先补一下基础课程,反正还有三四个月呢,后面的事情,就不用你担心了——当然,政治和英语要靠你自己了。”莫教授面授机宜。 沈思雨激动得用力地点点头。 在靠近西湖边的五星宾馆里,莫教授手拉手把她带到房间里。 “你肯定没见过这么美好的西湖夜景,去看看,不然可惜了这上千一晚的湖景房。”莫教授这么说。 她没回绝的理由,她也不想回绝。 沈思雨进了房间。莫教授在她背后搂住她。 莫教授一手握住一个Rx房,两只手轻轻地捏。 沈思雨很快被撩拨起来,乳头在莫教授的手指下变得坚硬挺拔。 莫教授转过她的身子,俯身去吮吸,用力地吮吸。 沈思雨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莫教授一把抱住她,紧走几步,把她抛到铺了洁白被子的大床上。 “我们……我们可以不做爱吗?”沈思雨被莫教授压在身下,但她还是保存着最后的防线。 “为什么不做?”莫教授问。 “我……我妈说过,大学期间,只能谈朋友,不能上床……”沈思雨一边喘气一边说。 莫教授一听,笑了笑,他没有停住用手用唇双重进攻的步伐,对着沈思雨的耳边无不诱惑地说:“好的,不做爱,如果你不想做,那就不做……” 莫教授双手在沈思雨的乳尖上如在弹奏琵琶,还是一曲《梅花三弄》,高xdx潮处大弦匝匝如急雨,疾风暴雨之下,可怜梅花花瓣四处飘落。沈思雨只感觉她的身子一点都不能被自己控制,在他的挑逗之下,几乎全身无骨地倒在他的怀里。 第一波的美妙和激情终于过去。 其实,完全是莫教授控制着节奏,他觉得,该休息一会了,每一场交响乐都有舒缓轻柔与高xdx潮亢奋的接替,每一杯鸡尾酒都要浓烈以及清淡颜色之间的配合,每一个盛宴也都需要一种期待,猜测接下时间侍者端上来的会是什么佳肴……就像中国的山水画,不能画满了,满了就没未知的期待,也没了意境的想象。真的,有不可预测的未知,多好,多神秘,像她刚才说,她要听她妈妈的话,不能做爱,那么,不久之后,她是不是还能遵守她妈妈的训诫? 这种美感就叫做不可预知的期待! 莫教授从小酒吧里拿了一瓶红葡萄酒,熟练地开瓶,又取下两个酒杯,在两葡萄酒杯里各倒了1/3,然后把红酒瓶放在一个冰桶里。 莫教授晃动着酒杯,走到沈思雨旁,给了她一杯。 沈思雨刚刚去了洗手间,冲了个澡,眼下,她正穿着一件白色浴袍坐在窗前的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夜西湖,神情迷离。 莫教授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很美,是吧?” 沈思雨笑笑,点点头。 “尝一下中国的红酒,口感比不上法国的,但也算适合这样的夜了。”莫教授一指酒杯里的红酒。 沈思雨品尝了一口。不是她喜欢的甜型葡萄酒。 “美的不止是风景。人生里还有更美的东西需要去探索。比如爱情,比如知识。” 沈思雨看着他。 莫教授晃动着酒杯,慢慢地说:“‘不知生,焉知死’,是孔子的教诲;而基督教说,‘不知死,焉知生’;到了弗洛伊德就加上了:‘不知性,焉知人’。生、死、性,人的三大问题。你的妈妈告诫你在大学时代不要有性,不是因为她要阻止你的性,而是阻止你与不合适不成熟的男人的性。当母亲的都爱孩子,尤其是女孩子,性关系,是女孩成长史上最重要的一部分,你的母亲远在家乡,把不了你的关,所以,她只好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延迟你被不成熟不合适的男人的伤害。” 沈思雨听着,不说话。 “但是,对于男女感情来说,性是非常重要的一块,男女之间真正的感情,要包含三个方面,一是爱情的炙热,二是情爱的深沉,还有就是性爱的融心。若缺少其中一块,感情就不完美。”莫教授继续说。 莫教授起身,去小酒吧处拿冰桶里的葡萄酒瓶。 沈思雨捏着酒杯,慢慢喝干了酒杯里的葡萄酒。莫教授回来,又往沈思雨的酒杯里添酒,说:“来,为了这么美好的西湖月夜,我们干杯!” 不知何时,莫教授又抱住了沈思雨,他把头埋在沈思雨的头发间,呼吸着女性身上的芬芳。 “真的喜欢你。”他轻轻地说。 “希望你能在我的帮助下,有好的生活,多一些快乐的心情,能走向事业的高峰……其他的,我承诺不了你……请你理解……”他断断续续地说。 沈思雨听了,却突然感动。 她双手环抱住他。他们开始亲吻。 “你要不想做爱,那就不做爱吧,我们抱着睡觉,好不好?”莫教授温柔地说。 事实上,缠绵到深处,莫教授还是进入了沈思雨——是沈思雨主动呼喊着:哥哥,好哥哥,我需要你……

本文由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蚁族时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