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

一整夜,詹小鹏心神不宁。因为路光明一夜不归。 詹小鹏一直担心路光明,路光明是个刚性子,一股血气上来会不管不顾的。自从他上次被城管踢伤了手腕后,情绪一直不正常,詹小鹏担心他会出点什么乱子,他一直记得路光明在包包被没收后咬牙切齿说话时的阴冷目光。 万幸的是,路光明的手腕没被废,一周后,淤青与肿胀部分都开始慢慢消退,手腕也能自如转动,就是还有些痛,看样子再休养几天,基本能恢复正常。 詹小鹏想着路光明应该能慢慢回过神来了,可是,不知为何,昨天晚上,路光明说出去散步,至今没有回来。 詹小鹏打他手机,关机。 这家伙,究竟怎么啦? 他怎么也没想到,路光明此时与一排街头小混混一起蹲在拘留所里。 路光明同詹小鹏说要出去散步,其实他心情烦躁,坐了个大巴出了杭州,去了他曾经同詹小鹏透露过的那个地方。那里有乱七八糟的违章建筑,有暧昧的小美发厅,还有大声嗓门吆喝的路边小贩。 只是,可能刚好是“打黄打非”时期,路光明在夜幕来临时走了两条街也没找到可让他发泄的目标。如此一番折腾,也没了兴致,只好准备打道回府。 肚子有点饿,于是去买煮玉米吃。街旁大锅里是裸露在尘土飞扬中的煮玉米棒,两块钱一个,路光明买了两个,边递钱边啃玉米。小摊主是个60来岁的老人,皱纹深刻,神情沧桑。路光明看着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路光明就在路旁吃着玉米。这时有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过来,随手从大锅里拿了两个玉米棒,然后钱也不付,就打算走。 老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路光明就打抱不平了:“喂喂,你吃白食呢?人家都那么老了,都能当你的爹了,你好意思吗?” 那小年轻一听,回过头,对路光明鄙夷地说:“他当我的爹?你省省吧!我家里有人是城管,他这个小摊,还是靠我家里人罩着呢……” 一听城管两字,路光明当即升起一股子火,他狠狠地瞪着小年轻。 小年轻一股子猥琐的笑,语气却更加挑衅:“所以嘛,我是他爹还差不多!” 老头气得说不出话来。小年轻扬长而去。 路光明狠狠啃下最后一口玉米,扔掉玉米棒,然后尾随他。 在一个街头拐角处,路光明一肩膀撞上去,嘴里却在嚷嚷:“你干吗撞我,干吗撞我?” 小年轻也不好惹,他一推路光明:“谁撞你啦?” 路光明要的就是他这一出手,当即,路光明揪住小伙子的衣领,随后就是一拳,狠狠揍在了他的鼻梁上,小年轻手里的玉米棒飞出老远。 路光明呵呵一笑,放下他。走人。路光明边走边活动手腕,他知道,那一拳够小年轻受两个星期了。不错,这身手虽然荒废了几年,但还是能派上用场。 但是没走出十来步,后面有尖叫声:“就是他,就是他!” 路光明回头一看,小年轻手捂鼻子,手指自己,正血流满面地对三四个年轻人说:“就是他,好好教训他一顿!” 那三四个年轻人半包围着向他逼近,路光明看到,其中一个已经掏出了一把水果刀。 路光明赶紧往旁边看,想找防身的东西,看到街边角落里有个啤酒瓶,想也不想,就拎起瓶子,砸了瓶底,锐利的玻璃尖角让人不寒而栗。 三四个年轻人犹豫了。但是那小年轻又在后面叫,让他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样路光明一直与他们对峙着,那情形犹如警匪动作片。 似乎有那么5分钟时间的全身肌肉绷紧,然后,一辆执法车开过来,下来四五个穿制服的执法人员,两个对付路光明,其余的去抓小混混们,小混混们一哄而散,撒腿就跑,那些执法人员像鸡主抓鸡一样满场子地跟着跑。 半小时后,路光明,小混混们,还有鼻子破相了的小年轻,全都被送去了派出所。 因为是“打黄打非”期间,执法部门办事效率颇高,路光明很快得到了属于他的判决:打架斗殴致人伤害,根据新《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处以14日的拘留。 14日的拘留对路光明来说不算什么,一大半男人里哪个没有点花花心肠或者打打闹闹的小麻烦小过错?只是,路光明绝没想到,这次拘留,将间接地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莫语当即就发现了,沈思雨确实是个处女之身! 他承认,他是在考验她的生理极限。 昨晚,他亲遍了她的全身,并且极尽使用方法挑逗和撩拨。 他知道,凶猛的情欲已经燃烧了沈思雨,她脸色潮红,胸部剧烈起伏,双乳高耸,乳头像两颗小石子一样坚硬,而且,她的下腹处如同一片被泛滥的湿地,但是,她还在坚持着。 莫教授凑近她的耳边,用诱惑之极的语气对她说:你是我的花蕊夫人,鲜花盛开了,你感觉到了吗……我的花蕊,多么娇嫩……她需要,我的花蕊,她很需要…… 终于,沈思雨绷直了身子,一把紧紧抱住莫语:“我受不了了,好哥哥,我好喜欢你,你快进来……” 也许,前奏过于完美,让沈思雨高估了性爱的欢乐幸福程度,或者,沈思雨低估了第一次的进入原来是那么疼痛,当莫语用力一顶的时候,安静的夜里,似乎有什么撕裂的声音,然后她啊的大喊一声。高xdx潮在痛楚中很快结束。 假的是学不成真的。处女沈思雨那一夜成了女人。 莫教授突然想到:在向同一阶层的人索要一些东西已经越来越难,他们太精明了。但是不同的阶层,他们会倾心给予。而且,他们给予的都是最好的,最珍贵的,最精华的——因为除了最好最珍贵最精华的东西外,他们一无所有。 激情消退,莫教授抱着沈思雨,静默地躺在大床上。 盛宴结束了,曾不可知的神秘之夜终于出现最终结果。 “痛吗?” 沈思雨点点头。 “开心吗?” 沈思雨摇摇头。 莫教授有点尴尬。 女人没被侍弄好,这是男人的责任。 “第一次,总会紧张一些。”他安慰她。 “喜欢你抚摸我,但不喜欢你顶我。”沈思雨说的很“纯朴”,没一点都市熟女的放荡和诱惑。 莫语再次尴尬。 “你还没被启蒙,启蒙了,就好了。”终于,他说。 沈思雨温柔地用双臂搂住他:“好哥哥,最喜欢被你抱着。”她像个小女孩一样亲着莫语的耳朵。 已经凌晨了,该睡了,该满足地睡了。 西湖边的高档宾馆,催人激情迸发的葡萄美酒,怀里温润迷人的女人……

本文由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