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

经过这次谈话,安洁觉得心里踏实多了,一是弄清了他不结婚的原因,另外又听他表白了一次爱情,再没有什么比这更让她开心的了。她安慰自己说,结婚不过就是一纸婚书,只要能在一起,有没有那纸婚书又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他不爱她了,有那一纸婚书又有什么用? 可能是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怀孕,她刷牙的时候干呕两下也不会疑神疑鬼了。崔灵因为已经将DR.CANG诊断为“天生不育”了,也就不觉得安洁有任何怀孕迹象了。两个人你笑我,我笑你,都说对方心理作用太强,强到了公鸡下蛋、石头开花的地步。 风平浪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安洁觉得自己生病了。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在外面跑来跑去吹了夜风,她总觉得冷,只好多穿点,但穿了还是觉得身上寒浸浸的。她来B大之后,还没上医院看过病,听说美国的医院很麻烦,奇慢无比,所以她也懒得为这点小事去看医生。她的某个奶奶说过,“冷伤风,热感冒”,所以她自我诊断为伤风,又自我处方了板兰根冲剂,是以前乌钢给她拿过来的,她看看还没过期,就早晚冲两包喝下去,自我感觉病情有好转。 可能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她觉得人很疲倦,精神不好,老是想睡觉。写程序的时候还好一点,她可以抗着不睡,但看书的时候就不行,一看就把自己看睡着了。有几次都是还不到八点钟,她就把自己看睡着了,一直睡到十一点多才醒。上了趟洗手间回到卧室,以为这下要精神抖擞地看到半夜两三点了,哪里知道刚看了一会,又把自己看睡着了。 她对崔灵抱怨说:“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搞的,老想睡觉——” 崔灵笑她:“肯定是ANDY把你折磨得太厉害了,看你面黄肌瘦,没精打采的,就知道他是多么——能征善战,让你溃不成军。”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嗯——照说不应该是这个问题,我自己是有谱的,我的身体有自我保护能力,不会——搞得太疲劳——” “还用得着——太疲劳?就是夜夜少睡几个小时,也够你受的了——” “哪里有夜夜——” 崔灵笑着说:“别不好意思了,只要我不在这里,你肯定都是跑他那里去了的——”崔灵做出一个怜香惜玉的样子说,“那这样吧,为了你的身体健康,我就多在这里呆几个晚上吧,可以监督监督你,免得你被他整得——香消玉殒了——” “这会让人香消玉殒?” “怎么不会?那里面不是写着吗?” 安洁记得自己看过,那里面的确有才子被狐狸精迷死的故事,但好像没有佳人被才子——爱死的故事吧?女生不都可以以逸待劳的吗?而且女生也不可能无限制地CLIMAX吧?难道别的女生CLIMAX的次数是上不封顶的?她想,她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因为大多数时间都是DR.CANG在那里忙,她只在关键时刻暗中使点劲,如果他没累死,难道她还会累死?她不想因为这些无稽之谈就影响她跟他的约会。 但崔灵当了真,连着几个晚上没回去,安洁也只好连着几个晚上没去DR.CANG那里,但她的瞌睡虫也没见少几个,照样是一看书就想睡觉,有次搞得一个作业都没按时完成,只好在上课的时候躲在图书馆抄木亚华的,总算赶在DUETIME之前交了。 木亚华说:“嘿嘿,爱情啊,就是这么大的威力,连你这个三好学生也被搞得抄作业了。我怀疑老康这个模范教师现在上课也是在混,成天跟你腻在床上,哪里还有功夫备课?不要讲走了嘴,把你们晚上的艳情给讲出去了。安洁啊,你毁了我们一代宗师——” 她声明说:“哪里有成天腻在床上?我这好几个晚上都没去了,但是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瞌睡,一看书就睡着了,搞得作业都没做完——” 木亚华提醒她:“我看你有点不对头呢,又怕冷,又嗜睡,是不是有了小毛毛了?” 她觉得好笑:“他都做了手术了,我到哪里去有——那个?” 木亚华开玩笑说:“那你就麻烦了,他做了手术,而你又怀了孕,那只能是你——CHEATONHIM了,他知道了肯定打掉你一层皮——” 她开始还跟着笑,笑了一阵,突然想起了什么,慌张地问:“怎么样才能肯定地知道自己是不是怀孕了?” “你到商店买个测孕的东西测测就行了。那上面有说明,会告诉你怎么用。” 安洁马上跑去买了一个测孕的东西,拿回来照着说明一测,真是怀孕了!她又跑去买一个,换了个牌子,测出来还是POSITIVE!她惊呆了,难道……难道……一旦测出是怀孕了,她马上觉得恶心想吐,而且马上就吐了一通,又觉得小腹发胀,感觉连裤子都有点紧绷绷的了。 她努力回忆那天跟乌钢他们篮球队一群人去餐馆庆祝的情景,但想不出有什么破绽。她知道自己那天是喝醉了的,而且是乌钢把她送回来的,又而且乌钢也是在她的APT过的夜。但乌钢说没发生什么,她自己也觉得没发生什么。 但她现在实在想不出别的可能性了,就决定给乌钢打个电话。 乌钢听到她的声音,似乎很兴奋:“是你?你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你这是长途的吧?很贵的哟。你挂了吧,让我打给你,我是手机,国内长途是免费的——” 她刚才根本没心思想电话费的事,只想到最好别用DR.CANG给她的手机给乌钢打电话,免得他从电话单子上看见了,产生误会,所以她是用家里的座机拨的乌钢的号码,而她们的座机没入任何长途计划,电话费一定很贵。她有点感谢乌钢这么心细,就谢了他,放下了电话,等乌钢打过来。 乌钢很快就打过来了,她也不搞什么外交辞令了,单刀直入地问:“你那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没有?” 乌钢听糊涂了:“哪天晚上?” “就是那天晚上——我们喝醉——的那天晚上——” “噢——你说我们跟B工大赛球的那天晚上?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什么也没做——” 她不信:“那我怎么会——怎么会——” “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她几乎要哭了,只一个劲地说:“如果你没——干什么,那怎么会——那我怎么会——” 乌钢小声问:“你——PREGNANT啦?” “嗯——” “那肯定是老康经手的——”乌钢说话的声调不知道是个什么味,象是酸溜溜的,又象是火爆爆的,还带着几分责备。 她听见这个“经手”就很生气,好像他把她当一个很CHEAP的风流女生一样,以这种下流的口气谈论她。她想否认跟DR.CANG有这种关系,但她知道那没什么用,因为她喝醉的那天晚上已经把什么都告诉乌钢了。她压抑着火气说:“他早就做过了——手术的,怎么会让我——” “他做过手术?什么手术?” “那——方面的手术。” “哪方面的手术?绝育手术?他告诉你的?” 她“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乌钢鄙视地说:“哼,世界上还有这么无耻的小人,我也算开了眼界了——居然想到用这种理由来为自己开脱,你应该去告他!” 她听乌钢这个口气,觉得应该不是他了。但她也不喜欢他那么鄙视地谈论DR.CANG,更怕他去找DR.CANG的麻烦。她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只闷闷地说:“不是你就算了,这事你别告诉别人——” 乌钢还想说什么,她已经挂了电话。 她六神无主地在床上蒙头大睡,但睡不着,心里充满了疑问。如果DR.CANG没做那个手术,那他为什么要说他做了那个手术?难道他真的跟木亚华说的那样,想逃避责任?但是这样的责任能逃避掉吗?如果她把孩子生下来,做个DNA检验,不是就真相大白了吗? 她回想他这一向的表现,觉得他肯定是做过那个手术的,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采取过任何措施,也没要她采取任何措施。如果他怕她怀孕,他会这么大胆吗?只能是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使她怀孕,才放心大胆地不采取任何措施。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从哪里来的呢?从天上掉下来的?她对自己非常清楚,这些年来,除了第一个男朋友,她从来没跟任何人有过这种关系,就算跟男生打个KISS就会怀孕,她也不可能怀孕,因为她除了跟DR.CANG,没跟任何男生打过KISS。 她想跟DR.CANG打个电话,告诉他验孕的结果,再问他到底是不是做了那个手术的,但她想起崔灵的故事,觉得现在告诉他怀孕的事,肯定是自取其辱。如果他说一句:“谁知道你是跟谁搞出来的?”那她真的是要气死了。既然他说他自己是做了手术的,那说明他要么就是真做了的,要么就是不愿承担责任,不管是因为哪个原因,她现在找他都是自讨无趣。 她心情郁闷到了极点,躺在床上嘤嘤地哭。后来她听见了电话铃声,她拿起电话一听,是乌钢打来的。她说:“什么事?我现在不想说话。” “你哭了?”乌钢说,“别哭,别哭,对不起,刚才没对你说实话——” 她如同听见了一个晴天霹雳:“你——你说什么?你——你——” “你不要生气——你知道——我一直都是——爱你的——那天——那天——” 她快急死了,大喝一声:“你吞吞吐吐干什么?要说就赶快说出来!” 乌钢好像是被她一声吆喝惊醒了,坦率地说:“那天我们是——MAKELOVE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承认?你那天为什么不承认?” “我——怕你不高兴——再说我也没想到就那么一次就会让你——你今天说他是做了手术的,我才想到只能是——我了——” 安洁气得连哭也不会了,只语无伦次地批判乌钢,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等她批判够了,乌钢说:“对不起,我那天喝醉了——看在我——是真心爱你的份上,原谅我吧——” 她握着电话,说不出一句话,只浑身抖个不停。乌钢叫了她两声,她不耐烦地说:“叫什么叫?叫魂哪?” “安洁,别生我气,你——那时也是愿意的——” 她又大喝一声:“我怎么会愿意?你造谣!” “你哭得很厉害,说他妈在撮合他跟前妻复婚,你——说他有前妻,为什么你不能有前夫?你要报复他,问我愿意不愿意帮你报复他,我才——”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说过这话,但她已经不能理直气壮地骂他造谣了,因为她好像在潜意识里是想过要报复DR.CANG一下的,她同意跟乌钢出去就有点报复的意思在里面,但她没想过要报复到这种程度。 她哭得说不出话来。 乌钢在那头焦急地说:“安洁,你别哭,这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严重的——我们可以——找医生——解决这事的——” 她不吭声,但她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他见她没反对,知道她是同意了,又说:“你不要难过,也不要着急,我马上就过来,带你去找医生——” 她吃了一惊,厉声说:“你过来干什么?想要我杀了你?” 乌钢连忙让步:“好,好,你不想我过来,我就不过来,但是你不要为这事难过,很容易解决的,没人会知道的。你找最好的医生,手术费我马上寄给你——还有营养费——” 她想,他可真老练啊,是不是以前带女朋友做过多次流产?她生气地说:“我不要你的臭钱!不许你把这事告诉任何人,如果你告诉别人的话,我——” “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乌钢嗫嗫地说,“别生气,别把身体气坏了,也别恨我,是你要——报复他——我只是顺着你的意思——”

本文由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线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