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那红衣女童好似看透了辛平的心事,笑道:“你奇怪我没有爹爹,怎会姓何是吗?告诉你,我是跟我师父姓的,我师父姓何,所以我也姓何。” 辛平恍然道:“姑娘今师一定是武林极有名的前辈了,但不知大号是怎样称呼的?”原来他想起何琪先前翻腕将“绿色蜈蚣” 捉人盒内的快速手法,绝非普通庸手所能办到。 何琪笑道:“你错啦!我师父虽然一身武功很是了得,但他老人家从未在江湖中走动过,你一定没听过他的名字。” 她略为一顿,又道:“不过,我有一个师兄.他却在江湖上很有名声,想必你们都听过他的名字。” 辛平自付对武林掌故知道甚多,闻言忙问:“你的师兄是谁?” 何琪忽然膘了他一眼,摇摇头道:“我不能告诉你,师父说过,大师兄在外面名声不大好,叫我别在人前提他名字,怕人家会连我也恨上啦。” 辛平心里登时不悦,道:“既是这样,我要告辞了,省得一会咱们成了仇人,大可不必。” 何琪一把拉住他,笑道:“你在生我的气吗?我答应送你一件东西。来!现在就给你看看。” 辛平用力一挣,道:“谢谢啦,我不要……”但他突然察觉那何琪的纤手虽然轻握着他的曲肘,似乎绝未用力,方才用力一挣,竟分毫也挣她不脱,何琪的手指像跟他的手臂已溶接在一起,肌肤紧贴,牢不可破。 他骇然回眸望去。何琪依然浅笑盈盈,俏声说道:“瞧你! 男子汉大丈夫,心眼怎会这么窄?你别急,让我来想个办法……”大眼睛眨了几眨,忽然笑道:“啊!有啦,师父只叫我不要告诉人家,那么我不告诉你,写给你看可好?” 辛平心里暗笑:这女孩真是掩耳盗铃,口说与手写又有什么分别?但仍矜持地道:“既然你不便告人,我也不想知道,何必写什么……” 可是,当他说到这里,却猛地一惊住口,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在他说话之际,何琪已拾起一段树枝,在泥地上写了五个字,这五个字竟是“毒君金一鹏”。 辛平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的字迹,刹那之间,心头百念飞转,只觉十分混乱,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简直是件绝无可能之事,想那毒君金一鹏早年与梅山民齐名,可说得上名震宇内,威慑天下,被人尊为“北君”,从未听说过他还有一个师父,一个师妹? 何况金一鹏年逾六旬,他若有师父健在,年龄应该有多大了?而何琪今年只不过十一二岁,假如她真是金一鹏的师妹,师兄妹何异祖孙三代,这笔账实在难算。 然而,天下奇事甚多,何琪又赤手捕捉“绿色蜈蚣”,看起来果然也是个弄毒的高手,这么说来,她虽与金一鹏年纪相差悬殊,但同出一派所传,又并非绝不可能之事。 辛平一时信疑参半,只顾瞪着何琪,眼睛眨也不眨,就像石雕泥塑的一般。 何琪嫣然笑道:“你莫非不相信我的话?” 辛平忙道:“那里!那里!我很相信。”因为他忽然想起矮叟仇虎来,仇虎不是也看来只有四五十岁年纪么?谁又想到他曾独败少林寺三大高僧,在南荒称霸已垂百年,连白发婆婆一见他那虎头银牌,也会望风而遁! 何琪松了一口气,道:“你相信就好了,我最怕说出来的话别人不肯相信,连师父也一样,我说一句话他要是不肯相信,我会一哭就哭上三天三夜呢。” 辛平道:“你师父一定是个了不起的高人,你能把他的名字也写给我看看么?” 何琪想了想,终于重又抬起树枝,在地上写了“何宗森”三个小字,但未写完,便忙又用脚拭去,同时神情凝重的说:“你千万别把我师父的名字对人说,你不知道,我师父脾气很怪,他最恨人家提他的名字!” 辛平见她说的慎重,不由一惊,也轻声问道:“那是为什么呢?” 何琪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有好几次我亲眼看见他杀人,都是为了别人提他的名字。” 辛平心头一跳,道:“只是提提名字,他便出手杀人吗?这样狠?” 何琪道:“谁说不是呢,我师父脾气才怪哩,我和他一起十几年,他就从来没有对我笑一笑,你知道为什么吗?” 辛平茫然摇头道:“我不知道。” “嘿!”何琪陡地手掌一挥,低声道:“他老人家每逢对人笑,便是要杀死那个人,笑得越开心,杀起来越心狠,他不想杀我,干吗要对我笑啊?” 辛平想到何琪动辄笑脸迎人,顿时心冒寒气,不由自主机伶伶打了个冷战,忖道:这位姑娘虽然笑颜可人,貌美如花,但她师父怎恁般狠毒,只怕她也不好沾惹,我还是早些走的好! 主意暗定,忙道:“咱们谈得太久了,我还有事,必须上路,将来有机会再见吧!”一面说着,一面站起身来,就要离去。 那何琪又一探手,快得无法形容地将他曲肘间一把拉住,笑道:“慢一些,咱们结识一场,你又帮我一次忙,我送你一件东西。” 辛平笑道:“适逢巧遇,谈不上帮忙,谢谢你的好意,我并不需要什么东西。” 何琪道:“你还没看见是什么东西,怎知道不需要用呢?” 她说着话探手人怀,取出另一个白玉制成的小巧玉盘,递给辛平,又道:“这东西也是天下难寻的宝贝、我一共有两对,便送你一对做个纪念,它的好处才多哩,不信你打开来看看” 辛平茫然接过盒子,见这玉盘与方才自己从她怀里掏出来的一只形式完全一样,只是体积甚小,仅有五寸见方,制作得十分精致好看,好奇心一起,便依言揭开盒盖来……。 那知低头一看,那盘中却盛着两只拇指大小的狰狞蛤蟆,通体碧绿,正瞪着四只绿眼,气鼓鼓地对着他吹气。 辛平骇然一惊,慌忙“拍”地盖上盒盖,心里犹在“噗噗” 狂跳,双手将玉盒还给何琪,道:“谢谢你,这东西我怕收不妥当,迟早被它逃掉……” 何琪笑道:“你真是个傻子,这种绿色蛤蟆和我刚捉到的绿色蜈蚣是一样珍贵的东西,专解天下奇毒,这两只已经喂养了十几年,早就养驯了,绝不会逃走的。” 辛平兀自难信,道:“天下蛤蟆全是土黄色的,已经奇毒无比,这一对连眼睛全是绿色,一定更毒,碰一碰怕也会中毒,怎能解得百毒呢?” 何琪道:“所以你就外行啦,这叫做以毒攻毒之法,你在江湖走动,难有不被人用毒器打伤,那时候你只要打开五盒,绿色蛤蟆嗅到毒味便会自动跃出来,替你将伤口毒液吸得干干净净,吃饱了又会自己回到盒里去,这样的好东西,你寻一辈子只怕也寻不到呢。” 辛平听她说得认真,倒不由自己不信,心忖道:要是早有这妙物,爹爹中的毒,说不定倒可用这东西解去,也不至高大哥舍命护送,反遭重伤了。 他又轻轻揭开盒盖,果然那两只蛤蟆只管奇怪地望着他,并不准备逃走,辛平也是孩子心重,渐渐对那恶物引起好感,噘唇向盒里吹了一口气! 那绿色蛤蟆突然张口“蝈”地大叫一声,其声竟十分粗浑,把辛平吓了一跳,慌忙盖上盒子,自己也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 何琪又笑道:“你知道我这东西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么?” “你不是捉到的?” 何琪含笑摇头道:“我哪有这么好运气,捉到绿色蜈蚣,又捉到绿色蛤摸!” 辛平奇道:“那么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呢?” 何琪将头凑到辛平耳边,轻声而神秘地说道:“我是偷来的!” 辛平又是一惊,忙问:“你是从哪里偷来的?” “从我师父那里偷来的。”何琪诡秘地道:“他现在正到处追我,你拿着这东西可要小心,要是被他看到,只怕会……” 辛平听了大急,但此时玉盒已收进怀中,要是再取出还她,又怕被她耻笑自己胆怯,只好硬着头皮应道:“好的,我不拿出来就是。”匆匆扳鞍上马背,他已经打定主意,这何琪诡异神秘,还是越早离开她越好。 这一次何琪没有再拦他,只大声问道:“辛平,你家住在哪儿?过几天我到你家里去找你玩好吗?” 辛平漫应道:““我家住得太远,你只怕不容易找到!”说着,一抖缰丝,催马便走。” 何琪又叫道:“辛平,你用马儿带我下去好不好?” 但辛平只当没听见,黑龙驹泼开四蹄,霎眼奔出十余丈,直到转过一处山坡,辛平回头未见何琪追来,心里一块大石,才算落了实地。 经过这一阵耽误,天色已渐昏暗,暮色四合中,辛平策马下了山,回想山中所遇,竟似做了一场迷糊的幻梦,但他伸手向怀里一摸,那玉盘赫然仍在,显见这事情又是真实不过的。 他怀着忐忑难安的心情,独自回到城中,已是万家灯火,不禁又有些替那尚在深山中的何琪耽心,她一个孤零零的女孩子留在山里,不知会不会害怕呢? 想到这里,他又懊悔没有用马带她一起下山,至少他是个男子汉,竟然把一个少女置于山中不顾,那种行径,只怕有愧“侠义”二字吧! 辛平心里尽在胡思乱想,随意寻了一家客店,略用些饮食,倒头便睡。 但他身体虽然很疲倦,躺在床上却始终无法人梦,黑暗中,他好象看见何淇在山中独自行走,迷失了道路,又好像看见何琪正被野兽和坏人追逐,前是绝崖,后是追兵,正惊惶失措无处可逃…… 好几次,他从床上坐起想立刻再赶回山中去寻何琪,终于又被对她师父的下意识恐惧所阻止,他一再告诫自己,何琪或许比金一鹏更毒,比她师父更狠,玫瑰虽然娇艳,但却有刺的。 于是,他又想到林玉。林玉这时会在什么地方呢?天涯茫茫,自己准备到何处去寻她呢?要是找不到她们姊妹,拿什么脸回沙龙坪去见爹妈和高大哥? 辛平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年,尚不解“情”之为何物,但在这夜深人静的深夜,辗转难眠,不免将林玉和何琪私下里作个比较,少男的心湖中,不自禁荡起几丝涟漪直到漏鼓三尽,才恍恍惚惚步人梦乡。不想第二天,辛平却突然发烧发寒生起病来,起初他自持修习的内家正宗心法,勉强在床上行功想驱退病魔,那知他越是运功,寒热便越重,渐渐神智也有些昏迷不清,只觉脑中似有一只极细的小虫,在里面缓缓爬行一般。 他不住用手拍打着头,那小虫竟然拍之不去,恍惚中那小虫爬到那里,那里便奇疼无比,只有当他幻想起何琪的影子时,头疼便觉稍好,他试了几次,屡试不爽,不由心中骇然起来。 店家见他年轻轻孩子一个人上路,病倒在店,心里全害怕惹上麻烦,掌柜伙计穿梭不停去替他请大夫,煎汤送药,求神许愿,只求他早些痊愈,早些离开,无奈群医竟诊不出他到底得了什么怪病,医药无效,病势越加严重。 辛平整日呓语不休,口里一直呼唤着何琪的名字,无论是谁走近床前,他必定当作何琪,不由分说一把抱住,哭闹不止,四五天过去,眼见出气多人气少,店家摇头叹息,只得去替他准备棺木,店中客人全都叹道:“唉!可怜,不知谁家孩子,这般少年英俊,竟会死在客店里!” 这一天辛平头疼欲裂,病况加剧,在床上不停翻滚,眼看便要断气,突然店后马糟中一片人声吆喝:“嘿!这畜牲好可恶,七八个人还制不住他!” “快拴住他,别让它弄断马缰,到前面踢伤了客人!” 随着人声,蓦地一声马嘶,乓乓乒乒一阵人群倒地之声,众口呐喊,霎时从马槽里冲出一匹乌黑色的健马。 这马儿正是辛平的坐骑“黑龙驹”,不知怎地挣断缰绳,放蹄直奔前厅,众客人一见怒马奔来,发一声喊,纷纷问让,后面紧追来八九个店伙,一涌上前竟然制它不住。 那黑龙驹扬蹄扫开人群,发狂似向客房里冲去,掌柜的只苦叫:“坏了!坏了!这一下不知要踏坏多少家具……” 正在纷乱,突然从店门闪身进来一条人影,悄没声息掠到马侧,探腕一把,扣住凿头,脚下一沉,石柱般定在地上,任那马儿挣扎腾跃,那人纹风不动。 掌柜的松了一口气,喝伙计上前勒紧马口衔铁,打量那人,却是个满头银发的老者。 老者大约总有七八十岁光景,但生得面如婴孩,白眉红颜,眼中神光湛湛,威棱四射,穿一身皂色土袍,宛如蟠溪垂钓归来的姜子牙。 掌柜见他气度非凡,慌忙躬身谢道:“多承老当家的制住这畜牲,否则小店势被它赔累了。” 那老人双眼注视黑龙驹,诧然问道:“这马神骏非凡,乃一匹难逢的千里黑龙驹,不知马主人可落脚在贵店之中么?” 掌柜的叹息一声,道:“不瞒老当家说,它那主人,才连累小店够大了呢!”便把辛平暴疾将卒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老人更惊道:“果有这般怪病?你快带我去看看。” 那掌柜将老人带到辛平房中,才到床沿,辛平突然一把将老人抱住叫道:“何姑娘,我错了,我就来找你啦,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那老人任他紧抱,用手翻开辛平眼皮,一看之下,脸色陡然变色,道:“呀,这是中蛊,不知谁人下的毒手?” 掌柜的吓了一跳,忙道:“老当家的,你老人家千万别乱说,小店向来安静,谁敢对他下甚毒手?” 老人并不答话,并指起落点了辛平几处穴道,然后从身边取出一枚金针,手起针落,“噗”地插进辛平的“太阳穴”上。 “太阳穴”乃是人生最弱的死穴,别说用针穿扎,便是撞击略重,也会制人死会,但那老人金针问晃,在辛平两侧“太阳穴”上各扎了三针,辛平不但毫无痛苦呼声,反倒安静地闭目睡去。 老人摇头轻叹道:“好险!好险!此子体内暗蓄异秉,竟比常人多通一处穴道,这倒是难逢的怪事,但饶是如此,老夫若来迟一步,他难逃颠狂而死! 他回头又问掌柜的道:“这孩子住店之时,可曾有人同来? 或者与什么古怪的人交往过没有?” 掌柜摇头道:“没有呀!他来时单身一人一骑,才住了一晚,第二天便发了怪病,直到现在。” 老人沉吟道:“这就怪了,他既无仇家,谁会暗下这毒手呢?”忽又神色一动问道:“他来店之际,店里可曾有个奇装异服的女子也来住过店么?”掌柜又摇头道:“没有,小店从来少有女客光临,即便有,也没见过服装怪异的女人。” 老人闻言紧锁白眉,不再开口,似在思索一件重大疑难的问题。 掌柜最关心莫过辛平的生死,停了半晌,忍不住轻轻问道:“老当家的,你老看这小客人还要紧吗?” 老人摇头道:“他身中奇毒之蛊,老夫虽知病因,却无法解得这种蛊物,必须要找到那下蛊的人,方有救治之法。” 掌柜又急道:“他独自一人来去,现在可到哪儿去寻那下盘的人呢?这么说来,八成是救他不活啦?” 那老人忽然神色一振,扬目道:“我看那黑马极是通灵,掌柜的,你把这孩子交给老夫带去,把那马上好鞍,牵到店门候我。” 掌柜听他愿意把濒死的辛平带走,心里哪有不愿之理,赶忙应声出去,不一刻便将黑龙驹配置齐备,由八名大汉牵到店门口。 老人抱起辛平,来到马边,先将辛平放在鞍上,然后轻轻拍着马颈,柔声道:“神驹!神驹!你主人被人陷害,命在顷刻,你若真是通灵,快带我到下毒的人的地方,脚下快些,或许还能救你主人一命。” 黑龙驹似乎懂得他所说之意,昂首一声长嘶,果然驯服地让那老人跨登马背。 那老人暗地点了点头,轻抖丝缰,黑龙驹放开四蹄,飞一般出了西城。 不消半个时辰,二人一骑又到了那座小山之上,老人放眼四顾,但见遍山梅花,交织如锦,缤纷错落,灿烂夺目,但山上竟无半个人影。 那马儿并不停留,直奔到“玉盘洞”口,老人触目一震,见一个浑身红衣的女童,正双手支脸,果坐在一块大石上。 何琪听得蹄声,抬起凤眼,喜得从石上一跃而起,叫道:“辛平,我只当你不回来了,原来你……” 她猛然发现那老人.顿时脸上笑容尽敛,冷冷问道:“你是谁啊?” 那老人微一晃身,从马背上飘落地上,凝目打量了何琪许久,方才冷冷说道:“女娃儿,他身上的蛊毒,可是你做的手脚?” 何琪不悦地道:“你管不着,。他是你什么人?” 老人冷笑道:“他与老夫素无一面,但你小小年纪,竟用这种卑劣手段陷害别人,我老人家既然碰上,少不得要管管这件闲事。” 何琪脸上一红,怒道:“你配管吗?” 老人笑道:一天下人管天下事,你是何人门下,从哪儿学得这种歹毒的放蛊之法?” 何琪不屑地冷哼一声,道:“告诉你,你管不着,人家又不是恶意,不过要他再回来陪我玩玩罢了。” 老人道:“女娃儿说得好轻松,他若不是巧遇老夫,现在哪还有命……” 何琪十分不耐地打断他的话,道:“他死了自有我替他抵命,不用你这臭老儿来白耽心事。” 老人被她几次顶撞,不禁怒道:“好一张利口,我老人家这闲事管定了,今天便代你师门教训教训你这妖女!” 何琪抗声道:“好!你就教训教训试试看!” 那老人飘身欺进两步”左掌虚扬,右手突然闪电般从袖下穿出,快似石火电光,径扣何琪的“曲池穴”,谁知招出之后,见何琪竟然不闪避,就像没有看见一样,突然心念一动,忙又将探出的手缩了回来。 何何琪笑道:“怎么不动手了呢?告诉你,老东西,只要你敢碰我一碰,我立刻就要你好看。”老人念头疾转,忖道:这妖女浑身是毒,必须事先防她一防。便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倒了两粒药丸用口液化开,徐擦在手心背上。 何琪见了笑道:“你那两粒太心丹对付旁的毒物也许还有些用,要是跟我身上的碧鳞五毒比,却不一定有效呢。” 老人闻言大吃一惊,心道:这女娃儿来历可疑,怎的竟能一口道出老夫的独门秘药名称?这一来,他更加不敢擅自出手,沉声喝道:“女娃儿,你是谁?快报上你的师门!” 何琪笑道:“亏你口口声声自称前辈,你不认得我,我倒知道你姓什么叫什么,你信不信?” 老人惊道:“那么你就说说看!” 何琪道:“你可是人称妙手神医卢锵是吗?” 老人嘿嘿笑道:“卢锵早被歹人所害,十余年前早已仙逝,女娃儿,你弄错了……” 何琪接口道:“那么你一定是卢锵的哥哥卢钧,这是一定错不了的。” 那老人听得浑身猛地一震,失声道:“好厉害一对毒眼,你既知老夫的名讳,想必你师门亦非泛泛之辈……。” 何琪笑道:“你不用捧我师父,他老人家早告诉我,天下能制那种太心丹的,只有卢氏兄弟,但天下能炼碧鳞五毒的,除了我师父,再没有第二个人了。” 卢钧心里念头数转,忽然“哦”地一声,冷笑道:“听你这句话,敢情你师父乃是当年号称毒中之王的毒君金一鹏么—— 何琪咯咯大笑起来,道:“他吗!他是我的大师兄!” 卢钧脸上登时变色,骇然道:“什么?你是何宗森的徒弟!” 这话才出,何棋随地笑声一敛,用手指着卢钧道:“好!你敢直呼我师父的名讳,我看你要不得好死啦!”话声才落,蛮腰陡折,一条红线遥向卢钧胸腹撞到。 卢钧不敢大意,单掌斜拨,游身半转,翻肘之际,一连拍出七掌。 这七掌一气呵成,掌掌带着劲风,远远将何琪封拒在一丈以外,其意便是不使她能欺到近身来。 何琪身法竟异常矫捷,只见红影不停晃动,忽前忽后,绕着卢钧疾转,眨眼二十余招,二人竟扯了个平手,谁也奈何谁不得。 卢钩心中焦急,心忖:我若用武功连一个小丫头也制不住,这张老脸还向哪里放?大喝一声,掌上登时又加了三成真力。 转眼已近百招,何琪虽然内力不如卢钧雄浑,但她身上遍体是毒,卢钧不敢大意沾碰,并须防她出其不意抢到近身,是以碍手碍足,一时也胜不了她。 激荡的劲风刮起地上落花,空中梅瓣飞舞,一瞬间,已缠斗了将近半个时辰。 卢钧突然记起辛平,双掌全力拍出四掌,飘身门退,沉声喝道:“丫头,你既说对那孩子并无恶意,何不先替他驱去蛊毒,咱们再较量胜败?” 何琪道:“你只管放心替他解开穴道,他只要在我身边,便与常人无异,蛊毒绝不会发作。” 卢钧沉吟片刻,走到马边,运掌拍开了辛平的穴道。 辛平果然病态尽失,悠悠睁开眼来,叫道:“何姑娘,咱们怎么又在这里遇见啦?” 何琪道:“你愿意再见到我么?” 李平道:“怎么不愿,这几天我像做了许多梦,每个梦里,都梦见……” 说到这里,脸上顿时一阵红,转开话题问:“这位前辈是谁? 可是你的师父?” 何演小嘴一撇,道:“他配么?人家是好心来救你的,怕你被我毒死了。” 辛平忙道:“这位前辈想是误会,何姑娘与在下虽是初识,但彼此无仇无怨,她怎会害我?” 卢钧听了,暗道:痴儿!痴儿!你生死已操在此女手中,可怜尚不自知。但他碍于何琪在旁,不便开口,只长叹一声,转过头去。 辛平兴高采烈,上前拉着何琪双手,不住问长问短,亲切万分,卢钧终于忍不住,向他招招手道:“小娃儿,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单独向你说。” 何琪笑着推推辛平道:“快去吧!我在那边等你,呆会别让人家又说我要毒死你了。” 辛平茫然不解他们言中之意;看看何琪,又看看卢钧,心里诧异地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卢钧将辛平带到一旁,慎重地从怀里取出三粒太心丹交给辛平,又将在店中的经过大略说了一遍,方道:“老夫和你素昧平生,只因不忍见你暴毙客店,才插手管这闲事。此女貌美如花;却心狠手毒,你身上既被她下了盘毒,从此以后,唯有常伴着她,唯她马首是瞻,才不致毒发身死,老夫本有意迫她替你驱毒,但看来已无能为力,以后的事,只有看你自己的命运和造化了,也许你们两情欢洽,她会自动替你驱除蛊毒,也难以预料。” 辛平听了半信半疑,浑身汗毛全竖起来,惊问道:“老前辈,你这三粒药丸能解得了蛊毒吗?” 卢钧摇摇头道:“这三粒太心丹乃老夫化了半生心血炼制,虽不能除去蛊毒,但你若在离开她以前,偷偷服用一粒,可保十日蛊毒不发,三粒药丸共可支持一月,一月之后,就看你造化如何了。” 辛平恐惧地问:“难道天下就无人再能解得这蛊毒吗?” 卢钧苦思良久,终于摇摇头,道:“据老夫所知,除了施毒的本人,旁人实无力解得那种奇毒。或许你以情化之,尚能解脱!” 说罢,黯然下山而去。 辛平茫然站了许久。似信又似不信,手里拿着那三粒药丸,不知该如何是好? 蓦地忽听何琪叫道:“傻子,话说完了吗?还不快些过来!” 辛平蓦地一惊,慌忙将药丸揣进怀里,匆匆奔去,何琪笑盈盈坐在一块石块上,歪着头问:“卢老头儿走了么?” 辛平点点头。 何琪又问:“他对你说了些什么?” 卢钧料想瞒她不过,只好据实以告,何琪又问:“你信不信?” 辛平道:“你和我并无仇无怨,他这话叫人难信!” 谁知何琪却正色点头说道:“他说的句句实话,你应该相信他才对。” 辛平惊道:“你也这般说,难道你真的要害我不成?” 何琪幽怨地说道:“我不想让你离开我,一时忍不住,便对你下了蛊,不过,我却不是有心要害你,只希望你再回到我身边来,咱们长远地在一块就好了。” 辛平不禁怒道:“但是你这样做,如果使我病死在客店里,那又怎么说呢?” 何琪轻叹一声,道:“你放心,要是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那天自你去后,我就一直坐在这块石头上等你,我不停地算计时间,如果过了七天你还没回来,我也会死在这里,到阴司去寻你一块玩去!” 辛平长叹一声,道:“这是何苦?你要我陪你,尽可明说,为什么做出这种傻事?” 何淇忽然笑起来,道:“你以为我傻吗?其实我一点也不傻,你不知道,我一生从没有求过人家,要是开口求人,反被人家拒绝,我就会难过死了,上次我要送你东西,你说不要,我求你带我一块下山,你又不肯答应我,我事后想想,觉得这方法并没有做错,若不是这样,你又怎会回到山上来寻我呢?” 辛平听得背脊冒出一阵寒意,忖道:这女子对我虽然很好,但手段却恁般狠毒,今后真该特别当心她才好,便道:“你这样自认为很对,却没想到若非巧遇卢老前辈,我就算病死在客店里,也决不会想到自己再回山上来的。” 何琪笑道:“那样也好,我得不到的东西,干脆毁掉也不要让别人得去。” 辛平机伶伶打了个冷战,再有千言万语,也不敢随意出口了。 何琪好像发觉他神色不对,回眸对他嫣然一笑,道:“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咱们永远也不会再分开的,除了咱们两人中死了一个,而且那死的人必须是我! 辛平茫然不语,怔怔地望看山边飞过来一朵乌黑的云块,刹时整个山头,都被沉甸甸的云层笼罩,而他的心境,正和那云层一般沉重,一般阴暗! 顷刻间,大雨顷盆而至,何琪忙拉辛平奔向洞口避雨,但辛平却下意识地希望站在旷地里,让那冰凉的雨水,浸浸他那快要崩溃的意志。 雨越下越大,这一刹那向,仿佛天地全要崩塌了似的,暴雨的山中,依偎着一男一女,然而,他们却加起不过二十五岁。 夕阳轻轻吻着西山,繁乱的一天,又趋寂静,天色虽然还未黑,但东方的黄昏星已经早早地爬了出来。 密林中,缓缓走着三四条黑影。 他们分由四个不同的方向,提着兵器,向这座茂密的林子中央搜索,行动是那么缓慢,谨慎而细心,兵器拨动野草,目光注视着地面,八只耳朵,却聚精会神倾听着林中每一个细微的声响或动静。 显然,他们在搜索什么,但看来已经失望。 四个人终于在林子中央碰了头,从透过林叶的夕阳碎影下,看出那是三女一男。 他们彼此交换一下无可奈何的目光,大家颓丧地摇摇头,其中一个妇人低声说道:“小余,你确定这个林子没有错么?” 那男的点点头道:“决不会错,我和鲁前辈便是在这儿和高少侠分手,你们瞧那蓬车,不是仍然留在那儿吗?” 妇人回目扫了五丈外一辆空篷车一眼,心里泛起浓重的哀愁,喃喃道:“这么说,我们都来晚了?” 她这话像只是问着自己,所以其他二女一男也都没有回答,妇人缓缓走到篷车旁,伸出青葱玉手、黯然神伤地抚摸着车辕,车窗……从她心底突然泛起一阵激动的波澜。 就是这样的一辆车,曾带着身负重伤的一代大侠辛捷,从遥远的东海,驰回沙龙坪,行到这座林子里,突遭黑道高手围攻,高战单戟护着辛捷突围逃走,却留下了这空车无声无息地藏在野草丛中。 车轮也夹裹着野草,有几处车辕已经撞损破伤,从这些伤痕和迹象,不难想象当时高战驱车奔逃时的仓皇和急促…… 如今,她们闻讯赶来,辛捷和高战却已下落不明,生死难测,林中只有这辆空车,似专为供她作哀伤凭吊。 她——方少昆曾经痴恋辛捷为他埋葬了多少真情,辛捷在她心中,永远是那么高贵和值得人敬慕,现在虽然时过境迁,她自己也已是孩子的妈妈,但那份崇高的敬意,却永远也不会从心中泯灭的! 方少昆观车思人,正沉浸在一片冥想之中,林玉悄悄走过来,轻叫道:“方阿姨,咱们找不到辛叔叔,该怎么办呢?” 方少昆蓦然惊觉,探手搂着林玉,凄然道:“如今你梅公公已经去世,辛叔叔又生死下落不知,你们姐妹年纪轻轻,也不用再回沙龙坪去了,跟着方阿姨,咱们再打听你辛叔叔的消息。” 林玉道:“不!辛叔叔虽然不知下落,但辛婶婶和辛平哥哥总会回到沙龙坪去的,我和妹妹,还是回去的好!” 方少昆轻叹一声,道:“唉!他的孩子都已经十几岁了,时间过得真快,好吧!你们既然要回去,我就送你们回到沙龙坪去一趟。” 她牵着林玉的手缓缓踱了回来,问余乐天道:“辛大侠生死不知,咱们留在这里已无益处,她们姊妹要回沙龙坪去等辛夫人,小余,你准备到哪儿去呢?” 余乐天道:“林姑娘如要回去,在下宁愿随行相送。” 方少昆道:“这倒不必了,有我送她们,路上不会出什么错的,你如另有他事,就别勉强了。” 余乐天沉吟片刻,道:“在下孤身一人浪迹天涯,本无一定的去处,既是林姑娘已有女侠护送,那么在下踏遍江湖,也要打听出辛大侠和高少侠的生死下落,他们已脱险因是最好不过,假如万-……在下必然邀集天下英雄,替辛大快报仇。” 方少昆赞赏地点点头道:“难得你一片赤诚,要是能得辛大侠下落一鳞半爪,还盼立即送信给辛夫人,别让她空自焦急,久作悬念才好。” 余乐天拱手道:“在下定当尽力而为,就此告辞,各位保重。”说罢,分别向林氏姊妹一揖,大踏步出林而去。 方少昆望着他隐去的背影,良久良久,才叹道:“唉!不愧是条血性汉子,只可惜未遇良师,竟未学得出类拔萃的武功,否则武林中岂不多添一位侠士!” 嗟叹一阵,才携了林氏姊妹,缓步向外走去。 刚到林边,突见远处一条黑影如飞而至,驰到林前,略为一顿,扭头张皇地瞥了一眼,大袖忽地一抖,身形腾升而起,“刷” 地轻响,便没人林中。 方少昆在那人略顿之际,已看出那人一身僧袍,竟是个中年和尚,但当她心念才动,那和尚早已快速绝伦地钻人林中,林玉失声叫道:“呀!好俊轻功,方阿姨,你知道是谁吗?” 方少昆摇摇头道:“此人一身武功已臻化境,不知怎会这样慌张?” 林玉道:“我看他身法,怎么有些和辛叔叔相似呢?” 方少昆笑道:“不会的,那人是个和尚,怎会与你辛叔叔哪知话还未完,突闻远处一声怒喝,又见一条人影,如狂风暴雨卷到近前。 这人一身奇高轻功,显然更是在那前面的和尚之上,声才人耳,人已在近处现身,林玉慌忙倒退一步,定睛看时,却是个三尺高矮的老头儿。 矮老头疾行邃止,竟然神态散闲,毫无急迫的模样,一双眼神却是灼灼逼人,轮流在方少昆三人面前扫了一遍,突然沉声问道:“你们看见和尚吗?他逃到哪儿去了?” 林玉吃了一惊,正要回答,方少昆却接着道:“什么和尚,咱们没有看见。” 那矮子怒目一瞪,道:“我老人家亲眼看见他向这边逃过来,此地又无岔路,难道他会飞上天去?” 方少昆冷冷一笑道:“这个我们更不知道了,或许他真长了翅膀,会飞上天也难说。” 那矮子精目扫了方少昆她们身后的密林一眼,扬声笑道:“难道躲在林里,我老人家便搜你不出来?臭婆娘你不要走,等我老人家捉住和尚还要跟你算帐。”话落人影一晃,已向密林扑了过去。 方少昆冷笑道:“姑奶奶还有事呢!谁耐烦跟这种三寸丁矮鬼打交道……” 矮子本已跃离丈余,突听这话,竟然一眨眼又掠了回来,问道:“婆娘,你在骂我老人家?” 方少昆傲然不惧,道:“我在骂那出口伤人的蠢物,但不知是不是你!” 矮子大怒,一探臂,“呼”地一掌便劈了过来。 方少昆好像早有准备,矮子手肘才动,她左右手分牵了林汶林玉,柳腰疾摇,横移五尺,恰好将那矮子的掌力避开,但劲风过处,身后一丈以外三株并生的大树却被矮子一掌尽都打断,轰然倒地。 方少昆倒料不到这矮子掌力如此雄浑,连忙推开林氏姊妹,左手一掏,从怀里掏出一付鹿皮手套来,三两下便戴在手上。 那矮了笑道:“臭婆娘,你敢情想跟老夫动手?” 方少昆探手人囊,扣了一把乌油发光的细砂,沉声道:“矮鬼,你若敢再出手,别怪你姑奶奶要用煨毒的东西招呼你了!” 矮子仍是笑道:“那再好不过,我老人家最喜欢挨有毒的玩意儿,婆娘,你不要客气,只管施展出来。”说着,左臂一圈一吐,又是一掌向方少昆横推过来。 方少昆侧头向林汶林玉叱喝一声:“快躺下!”脚下一旋,业已绕到六尺以外,左掌一扬,登时一片黑雨,向矮子当头罩了下去。 那矮子长啸一声,翻腕一拨,只听“嗤嗤”一阵乱响,方少昆的黑砂被他拨落左侧地面上,刹时间青烟乱冒,五六尺宽一片野草尽都枯萎倒地,矮子也不禁骇然道:“好婆娘,居然炼了血魂毒砂,今天我老人家须饶你不得。” 他显然已动了真怒,掌指犹如暴雨般卷攻上来,眨眼间戳出三指,拍出五掌,方少昆被迫退了一丈四五,虽然奋力撒出两次毒砂,却尽被矮子雄厚的掌力拨落。 “血魂毒砂”威力惊人,那矮子抢尽上风,但却始终无法欺近下手,方少昆身形灵巧,使他远攻也很困难,那矮子突然大喝一声,抽掌掠退,眼神瞪着方少昆瞬也不瞬,两臂下垂耸动,浑身骨节不住“格格”作响。 方少昆知他必是在运聚什么功力,心里暗暗焦急,因为她囊中“血魂毒砂”已所剩无几,她深深明白,要不是毒砂之力,自己和他的功力相较,何啻小溪之比大海,万万不是矮子的对手。 但是,事实既到如此地步,势又无法转身逃走,她两手紧捏着两把“血魂毒砂”,不期然从心底发出一阵颤抖。 那矮子冷冷说道:“臭婆娘,你再不弃砂投降,老夫一出手,势必叫你挫骨扬灰,那时后悔就退了。” 方少昆螓首一昂,傲然道:“姓方的岂是畏死之人,你不必想拿言语就能唬住我。” 矮子道:“倔强的婆娘,老夫就叫你见识见识!” “识”字才落,破空一拳遥击而至。 方少昆目不转睛注视他的动作,只见他出拳之时仿佛并未用什么力量,拳出不闻风声,就知这种功力必难防备,心念才动,仰身倒射,急思趋避。 那知她身形才起,突感左腿上好似被重锤猛击,一阵锥心刺骨的奇痛,使她忍不住痛哼出声,真气一沉,坠落地面,一连踉跄向后退了七八步,终于一跤跌坐地上,手上的毒砂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嗤嗤散了一地。 她知道自己这条左腿算是废了,银牙狠挫,强忍痛楚,从怀里取出一支绿色小箭,一扬手,那小箭破空升起,直达十丈以上,突然“波”地一声爆裂,化着一个绿色光圈,从空中缓缓降落。 矮子笑道:“臭婆娘,你还会变戏法?但你便招了帮手,也不过在我老人家手上多送几条性命罢了。”说着向前踏上一步,右掌虚提,又是一拳对方少昆遥击而出。 方少昆此时无处可避,一横心,运起毕生功力,奋力一掌迎击过去……。 掌势才出,陡听后面一声大喝:“千万使不得!”暗影一晃,闪出一人,挡在方少昆前面,两手一合一翻,拼命向矮子打出两股拳风。 空中响起“波波”两声脆响,刹时劲风回荡,狂风滚卷,那人拿桩不住,登登登一连倒退了三步。 方少昆凝目望去,见竟是那逃人林中的中年和尚。 矮子面带诧异喝道:“开山破玉!好贼秃,你是太极门云冰若的什么人?” 中年和尚合掌凝神答道:“云爷爷正是贫僧授艺恩师。” 矮子叱道:“你是少林门下,云冰若怎会授你武功?” 和尚道:“贫僧未落发前,难道就不能从师习艺吗?” 矮子顿了顿,笑道:“原来你是叛师另投,老夫更饶你不得。”说着,又是一遥击而至。” 中年和尚奋力一封,当场又被震退六七步,忙低头对方少昆道:“姑娘快带她们逃走,贫僧全力挡一阵。 方少昆感激地点点头,但爬了几次,终因左腿折断,竟无法站立起来。 矮子又笑道:“和尚,你能接得老夫三掌,放你们逃生,否则今夜一个也别想离开。” 那和尚连受两掌,内腑已觉翻腾难抑,心知万难再接下三拳,但他眼见方少昆重伤倒地,林汶姊妹又稚龄无法自保,一股义愤,猛从心底升起,沉声问道:“施主只要言而有信,贫僧不敬,舍命也要接下施主三拳。” 矮子朗笑道:“姓仇的何曾失信于人过?三拳之后你如能不死,那时大可去问问云老儿,泰山之行,老夫也懒得要你引路了。” 和尚深深纳了一口气,勉强压制住内腑浮动,两脚丁字一站,毅然道:“施主尽可放手施为,但贫僧尚有一句话,须得先请施主俯允。” 矮子笑道:“有话你快说出来。” 那和尚略为一顿,挺胸说道:“要是贫僧接了施主三拳,不幸丧命,还请施主不要为难这三名妇孺。” 矮子脸色微微一变,道:“你和她们认识吗?” 和尚摇摇头道:“贫僧与她们素无一面之识,但施主既是前辈英雄,又何必为难妇女幼弱之辈?” 矮子缓缓颔首,突又问道:“你不避不让,招招硬接老夫的无形拳力?” 和尚点头不答。

本文由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七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