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大人的猎物

周末,为了避免自己外出会撞见“恶魔”——晨跑计划,Shopping计划,保龄球计划,俱乐部计划,我通通放弃,一觉睡到9点多才懒懒地爬起来。 今天的阳光好大,那个笨蛋不会还等在菲戈公园门口?一定要让他多晒晒太阳才行啊! “小雅啊。”餐桌上,风老爷子贼光四散,“新学期的生活怎么样?” “咳——” “有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的协议?” “噗——” 一口牛奶全都喷在餐桌上,我呛咳着,脸涨得通红:“老爸你就放心吧!为了我的人身自由,我肯定会遵守协议的!” 老爸眼神狐疑,就在这时家里的电话响起。女佣:“你好,这里是风家。你找风小雅?好的,请稍等……” 我有种极其强烈的不好预感,果然,女佣朝老爸鞠了一躬道:“老爷,对方是位男士,请问小姐可否接听?” 男士?! “吧嗒”,叉子从我手里掉下,我的嘴张大成五尺…… 老爸倏地从位置上弹起,箭一般冲过去夺过电话:“喂,你是……哦?你好你好。” 我胆战心惊地走过去,没想到老爸一脸笑意地把电话给我:“是你们老师!” 老师?我疑惑地接过电话。 “风小雅。”三个冷风过境的字,只听一次,我就犹如坠进冰窟。 “元——咳,元老师。” “风小雅,你家的门铃是什么音乐的?” “啊!?” “我在你们家门口。” “什么——”我一惊一乍的表情已经让老爸起疑,我拼命克制道,“哦,元老师你说补习的事啊……” 这个混蛋!他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家里的电话号码,怎么找到我家门口来的! 电话那头,元一时恶魔般得逞地坏笑:“原来两个月前乔迁到这家别墅的是风家,介意我进去参观吗?” “你敢,你别乱来,我马上出去。”我咬着牙齿低声警告了一句,又扬声道,“关于补习的事,我仔细考虑过了老师……我愿意参加。” “那好,给你十分钟。” 放下电话,我心情沉重,火箭一般地往更衣室冲。脚勾着门就要合上,“喀”,老爸的胳膊伸进来,整个身子也挤进来:“小雅,要出门吗?” “老爸……我,我忘记今天有补习!” “小雅啊,要好好学习,要遵守协议。” “嗯嗯嗯!”我小鸡啄米般地点头,把老爸推出去。转身刚要换衣服,呃,院子栅栏前靠着的人不就是—— 元一时穿着白色的衬衣,铁灰色的裤子,修长的胳膊松松地扣在裤袋里。阳光从他侧方向倾斜,闪耀了一层金色,把他栗色的长发照得完美无比。 我瞪圆了眼睛,他从裤带里抽出一只手朝我惬意地挥着! 该死——!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我冲到窗口前正准备拉上窗帘,元一时伸出食指,朝门铃靠近。 “喂——”我紧张得差点从窗口跌出去。 元一时并没有真的摁下去,耸耸肩,掏出一只手机在拨。与此同时,我的手机在衣兜里适时响起。 “你竟然知道我的手机号?”我接起电话哇哇乱叫,“那你还打到我家里来,你故意的!” “这是你让我苦等半小时的惩罚!”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住址的?”>口< “你忘了我是谁?” 对哦,我怎么忘了他是雅德的学生会会长,自然有雅德学校所有学生的资料…… “说你从今以后会服从我。”他的手指又威胁地停在电铃上。 我简直要气炸了,此时我的双眼一定通红。 “风小雅,真的想试试惹怒我的后果吗?!” 风小雅,你一定要忍!忍这个恶魔一时,可以换来你一世的自由:“好,好,我真的是怕了你了!从今以后我会服从你!” 元一时终于放下手,靠在栅栏上笑得贼贼的:“以后回答我的问题,结束语都要加上大人。” “好……大人。”我咬牙。 “说你是白痴。” “我是白痴……大人。” “说你想跟我约会。” “我想跟你约会……大人。” “说你希望跟我kiss。” “Kiss……?什么?!你别欺人太甚!”我怒火三丈,简直想把手机从窗口扔出去,砸死他那颗猪头。 “快点!”他又伸出了食指,朝我威胁地晃了晃。 我……两眼流下维多利亚瀑布:“我希望跟你Kiss……大人!”该死的!元一时,他绝对是我人生中天外飞来的巨大灾难! “可是,”元一时拖长了声音,仿佛很认真地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今天没这个兴致。”

本文由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恶魔大人的猎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