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纸秘伞之青衣会

白衣算命书生注视了陈百龄许久,见陈百龄不开口,自己也就作罢,也向店家要了碗混沌,放下手中的褡裢,学着陈百龄的样子一面吃混沌,一面细心注视着陈百龄。
  陈百龄似乎没有太留心白衣算命书生,只顾着自己吃混沌。这让白衣算命书生一时间有些不舒服。他将旁边的一瓶辣椒酱一半倒进上来的混沌碗里,顿时热气腾腾的馄饨碗里全是红色的辣椒。店家小二看了一眼这个奇怪的算命白衣书生,也没有太敢声张,这个社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面前的大爷走南闯北,不一定是哪个道上的,万一不小心遇上各找茬的,就为了一碗混沌和一点辣椒酱,那真是太不值得了。
  走江湖要看眼色,要能够忍一时风平浪静,忍一时可天下太平,店家懂,店小二也懂。
  将半瓶辣椒酱倒进混沌里,白衣算命书生一时间也有些大意,眼前的混沌究竟是吃还是不吃,这有些让他作难?他想了一会,又看了一眼陈百龄,最终还是大口大口地将那碗满是辣椒的混沌放进了嘴里,一时间,满头大汗。就连旁边的店小二也替他捏了一把汗,真不知道这位客官能吃辣,还是脑子烧坏了。
  白衣算命书生一口吃下去,舌头顿时已经不听了招架,他狠狠地看了陈百龄一眼,让店小二快点拿水来。
  陈百龄没有理他,继续吃碗里的混沌,直到喝完最后一口汤,向小二付了钱,欲想离开。这时白衣算命书生放下手中的水道:“阁下不想我为你卜一挂吗?”
  陈百龄抬起头看了一眼白衣算命书生。看了白衣算命书生一眼,想了想,又坐回原来的位子。向白衣算命书生道:“既然阁下如此厚爱,我若离开也没有这样的道理,那我今天也请你为我占卜一挂了。”
  白衣算命书生用袖子擦了擦满嘴的辣椒,一时间也忘记了辣椒的味道,笑嘻嘻地迎了上来。
  白衣算命书生道:“阁下是想让我算点什么呢?”
  陈百龄想了想:“那好吧,帮我算一下一个人的下落?”
  白衣算命书生道:“阁下请说?”
  陈百龄说:“红花红,花红红,春日结彩,店家打油湿衣袖。”
  白衣算命书生笑了笑低下头对陈百龄道:“如果我没有算错,阁下测算的是红花会总舵主陈天道和红花会的秘伞——油纸秘伞的下落吧。”
  白衣算命书生这句话一出口让陈百龄有点吃惊,眼前这个无名小子本以为是无名之辈,最多也不过是个江湖术士而已,却也能从其口中短短几句猜测出红花会舵主陈天道和红花会的油纸秘伞。莫非自己小看了他。或是这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知道一些什么?所谓江湖水深藏蛟龙,真是看不出来。
  陈百龄又看了一下白衣算命书生,一脸红润,刚刚的几口辣椒酱估计让他这张书生脸多了几分粉意,更是显得红润。
  陈百龄点了点道:“不错,阁下算对了。”            

本文由王中王特马免费大公开发布于其他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油纸秘伞之青衣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